第一间属灵之家

第一间大陆学者的属灵之家

第一间中国学人教会

关静娴

神预备了人心

神按著自己的心意所成就的事, 是超过人所能想象或预测的。任凭中国大陆福音的门紧闭了叁十多年, 基督徒受逼迫, 圣经被烧燬, 教会被封锁, 然而无论在祖国的大地上或在海外的华人身上, 福音的大能仍不断地彰显。神让国内和海外的基督徒恒心忍耐, 凭信心等候神的时间来到, 就如农夫等候莊稼成熟时, 就可以大大的收割一样。耶稣(在马太福音二十四章)曾说: “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 对万民作见證, 然後末期才来到。” 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 而大多数中国人都视基督教是洋教, 特别是知识分子, 崇尚儒道哲学, 宁愿接受佛教信仰,而把基督教拒与门外。神借著一九七九年中国的开放政策, 让许多出类拔萃的知识分子出国留学, 来到西方, 北美等深受基督教文化熏陶的国家, 有机会接触基督教信仰, 从正面去认识基督教, 认识主耶稣, 渐渐地改变而接受基督。

神感动好些海外的基督徒(华人或非华人)对中国学者学生特别有负担, 尽心竭力投身在这这个福音工场上, 所以, 中国学人的查经班在欧洲、美、加、澳洲各个校园里, 如雨后春笋般林立。神又借著一九八九年 “六·四” 的事件, 使这些海外留学的中国学人在深受打击之下, 对信仰, 对生命觉醒, 要寻出路, 因此都热烈地, 蜂涌般地跑到基督教会或校园的查经班去寻找真理。在多伦多也是一样。”六·四” 之前六个月, 在多伦多华人浸信会第一个中国学者查经班成立。开始时仅有十位学者来参加, 但当 “六·四” 事件发生后, 查经班人数遽增至六,七十人, 每人都抱著渴慕追求认识基督教的真理, 民主的真意而来, 所以不断有人信主。在多伦多两间大学的校园查经班也一样, 当时恩福协会(前證主协会)在一九九零年举行了第一届中国学者福音营, 有叁十五位学者参加, 其中七人信了主。

当年多伦多的华人教会大多数是以广东话为主, 国语教会不多, 又大多是来自台湾的信徒组成。他们由于两岸的政策不同, 对中国学人基督徒的接受就有保留了。所以信了主的中国学人好象属灵的孤儿四处流荡, 没找到属灵的家。我们身为投身中国学者的福音工作者, 又岂能不焦急呢﹖ 只能迫切同心祷告求主安排祂的僕人来牧养这些羊群。

神的供应

时候到了, 神就差派祂的僕人从中国来。曾在王明道牧养的教会事奉,曾在中国为信仰基督的缘故受过苦, 但仍坚定不移地信靠主, 爱主的王长新老师于一九八五年应邀于\”海外使团\”来到多伦多作翻译宣教书籍的工作。他刚到多伦多不久, 神带领我们认识他, 他成为我们中国学者福音工作的顾问, 而他自己家里也成立了查经班, 每月一次约有七十人。

神召集多市信主的学者

那时华夏圣经教会还没有成立, 但多伦多学人信主的人渐多,有几个查经班建立起来。除王老师家中的查经班外, 有多浸学者查经班, 还有多大研究生宿舍查经班, 就是在多伦多市中心的查理街叁十号和叁十五号楼的多大伉俪研究生宿舍查经班 (九零年初, 这两座楼的中国学生占了百分之五十, 这是个很好的福音工场)。在九零年初, 一群来自不同教会, 却同对学者福音工作有负担的基督徒(包括笔者)展开探访工作。我们每週二的晚上在这宿舍大厦附近的麦当老快餐店集合, 一起祷告後就出发去探访, 作个人佈道, 直到九零年十一月成立查经班。查经班的成员是四对未信主的学者夫妇。我们轮流在他们家查经, 一个月两次,在周四的晚上, 由徐武豪(恩福同工)和杨德生(美城浸信会)带领查经, 黄泽晃牧师作顾问。可是查经班的进展很慢, 查经班的成员由于学业或工作太忙, 没有认真追求。查经班维持了半年, 滨临解散的边缘。那四对夫妇再没有参加查经班, 却有两位女学生的家眷来参加, 这两人不久都信主了。我们面对危机只好迫切祷告仰望神, 求神感动, 兴起住在学生宿舍中的基督徒来加入同工行列。

感谢神, 在九一年七月底, 一位信主的学生(夏申陵弟兄)的岳母来加探亲。我们有机会跟她分享查理街中国学生查经班的事工。老人家深受感动, 一面迫切为女儿, 女婿的灵命祷告, 求主兴旺他们的信心, 愿意顺服神, 起来投身在学生查经班事奉, 一面自己积极地向来探亲的老人传福音, 邀请他们参加查经班。

神感动老姐妹的女儿女婿, 他们答应为查经班开放自己的家, 只要神让他们申请到两个睡房的公寓。那时要等如此的公寓至少要等一年半载的, 但神怜悯我们, 垂听了我们的祷告。不到两个月, 他们就搬进两卧室的公寓。於是从九一年十月起, 查经班就在夏申陵弟兄家举行。夏弟兄夫妇全然投入这个事奉, 努力作探访关顾工作, 神的祝福就临到。查经班人数很快兴旺起来, 增加至叁十多人, 有正在读书的博士生和探亲的老人, 所以地方就不够用了。刚好他们家对门的一对慕道的学生夫妇同意开放自己的家, 让年轻的一组在那儿查经, 老人组留在夏弟兄的家, 就由夏太太, 苏珊姐妹和我负责, 夏弟兄负责学生组。

当九一年十一月第一个主日, 华夏圣经教会借用诺克斯长老会(Knox Church)的一个房间开始第一次的主日崇拜时, 房间所有的座位都坐满了, 约有七十人, 查理街查经班的成员都在其中。感谢神,在神的带领下, 信主的中国学生学者终于有了属灵的家。神差派王长新弟兄来牧养这个教会。

华夏圣经教会还没有成立之前, 对中国学人福音工作有负担的基督徒都迫切的祷告, 希望多伦多有教会愿意承担牧养已信主的学者。笔者几经奔跑推动, 分享中国学人当前紧急需要教会来牧养, 可是都因种种的难处没办法如愿。最後, 我跟王长新老师交通, 并激励他起来牧养教会的工作。那时是九一年的七月, 我对王老师说: “环顾全多伦多已有不少中国学生学者信主, 却没有牧人来牧养, 神要用您的时候了。您看单您家中的查经班和多浸的查经班合起来将一百五十人, 已可以成立教会了, 您为什麽不考虑起来带领他们成立中国学者教会, 使这些属灵的孤儿有个属灵的家﹖” 王老师很谦卑的回答: “我年纪已大, 怕承担不了, 况且我又不太认识多伦多华人福音同工, 牧师。” 我很大胆地挑战王老师说:”当年摩西被神呼召已是八十岁的高龄, 神都大大的使用他带领百万以色列民出埃及, 成就神的应许, 今天神要用您牧养中国学者, 神必与您同在, 大大的加添力量给您的, 至于多市的牧师同工, 有多浸的黄可顺牧师和黄泽晃牧师。他们正参加学者工作, 可以邀请他们作顾问, 而且您有海外使团OMF的支持, 还有冯津牧师认识您, 他对中国学者事工很有负担, 召集他们在一起一同商讨成立学人教会, 不要再延迟了, 这正是时候了。” 最後, 王老师说, 让他好好地和王师母祷告, 并请我为他祷告。感谢神, 很快地王老师答应愿意承担牧养的工作, 并且立刻召集两位黄牧师, 冯津牧师和我, 在王老师家举行筹备中国学者教会商讨会。大家都一致赞成, 并立刻行动分头去找聚会的地方, 特别是请加拿大海外基督使团主任大卫·米歇尔博士负责与诺克斯长老会联系使用他们的附堂。在第二次开同工会时就定了”华夏圣经教会”为教会的名, 诺克斯长老会愿意免费让华夏教会使用敬拜地方。我原来已将夏申陵弟兄夫妇介绍给王老师认识, 华夏教会成立後夏弟兄成为王老师的得力同工之一。

华夏圣经教会成立至今已十年了, 虽然教会的信徒流动性很大, 可能已人面全非, 但华夏圣经教会不断有爱主的基督徒出来, 而且已喂养造就了不少的中国精英, 使不少的中国知识分子成为属神的子民, 与主耶稣同负一轭, 要把福音传遍整个中国大地。但愿神继续祝福这个教会, 加添更多得救的人给教会。

注: 笔者关静娴(WENDY)姊妹为医院工作者, 被神呼召专心向中国学者传福音。自从1983年12月认识第一位女学者起至今一直投身在这个福音工场上, 作个人谈道, 友谊传福音, 推动成立查经班, 成立学者福音营, 及训练门徒。她目前在多伦多华人浸信会国语事工同工会, 负责关顾工作并带领两个祷告小组。